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文件
政策文件

新《消法》催生大庆职业打假人

 来源:(大庆日报) 时间:2015年03月11日   作者:程诚 王倩

遭遇欺诈三倍赔偿且五百元打底

 

新《消法》催生大庆职业打假人

 

律师:知假买假者可主张惩罚性赔偿责任

 

 

  记者从市消协宣教科了解到,2014年3月15日后,投诉量开始节节攀升,甚至还涌现了一批职业打假人。不仅如此,另一个显著的变化在于,这些职业打假者如今都喜欢扎堆投诉过期、标识不清的商品。这一切,都源于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一根两元钱过期香肠,以前返4元,现在赔500元

 

  市消协宣教科科长张建宇告诉记者,与维权成本相比,从过去的“退一赔一”提高到目前“退一赔三”,提高了打假的利润空间,激发了职业打假者这一群体“维权”的热情。小额商品的惩罚性条款,更是给职业打假群体带来了更大的“商机”。

 

  以一根两元钱的香肠为例,假如你购买后发现香肠过期了,除了货款外,只给一倍赔偿,也就是返还消费者4元钱。现在,除了货款外,商家还要赔500元。如果香肠已经吃掉,造成了拉肚子、呕吐等后果,还可以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甚至精神损失费。

 

  就在前几天,一位顾客在华联超市澳龙店购买了一瓶康师傅水蜜桃果汁饮料,结果发现瓶底有很多沉淀的黑色颗粒和絮状物。诉至消协后,消费者获赔1000元,除了500元经济赔偿外,还有500元的精神损失费。

 

  “不仅小额投诉直线上升,大额投诉也更积极了。”张建宇告诉记者,一些职业打假人专门热衷于在大商场挑毛病。就在前几天,有消费者在“H&M”发现衣服吊牌没有厂名、厂址,“ONLY”有的衣服吊牌上虽然产地标注是上海,却没有具体的厂名、厂址。去年,一位消费者就购买了涉嫌假货的品牌服装,花了1000多元钱,随后获赔3000多元。

 

  就在年前,某职业打假人在万达一楼出租柜台处买了一个品牌包,吊牌上无厂名、厂址。结账时,竟然是简单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提供任何票据。“没有票子,万一有质量问题找谁?”在打假人的一再要求下,营业员只好给打假人写了一张字条,可品牌却和包的品牌不一样。随后,300多元的包,打假人获赔1000多元。

 

  ■法院发布规定,知假买假者也可主张惩罚性赔偿责任

 

  某大型超市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以前并不突出的食品过期问题突然增加了,投诉量是去年的三四倍。“有一次来了好几个人,都是买相同的过期产品,拿到500元最低赔偿就走人。”

 

  “从现实情况看,新《消法》出台后,关于三倍赔偿的法规并没有引起商家的重视。”张建宇说,现在出现的“知假买假”怪现象,是消费者倒逼商家讲诚信。“这些打假者对《消法》等相关法律研究得很透彻,投诉时能明确说出商家违反了哪些法规。”

 

  或许有人说这些打假人的目的在于赢利,因此存在道德问题。对此,有业内人士拿啄木鸟打了个比方:“我们都赞扬森林里的啄木鸟,它吃掉了毁坏森林的害虫,但其目的也不是为了保护森林,而是为了自己吃饱肚子。所以,只要职业打假人能够发挥净化市场的作用,其赢利的目的也是无可厚非的。”

 

  那么,职业打假人的做法是否合法呢?记者咨询了黑龙江美亚律师事务所律师白宇宙。白律师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承认了知假买假者也可以主张惩罚性赔偿责任。“这就是说,法律是支持职业打假人的,不问初衷、不问目的,只重消费行为。”

共 【2】 页  首 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末 页